養豬產業博覽會上,方崇義(左網站優化一)舉木牌向同行尋求關註 鐘展鋒 攝
養豬產業博覽會門口突兀的負債整合木牌 吳昊暉 攝
  廣東英德養殖戶來廣州舉木牌租辦公室派資料索賠償款
  南方農村報-新牧網訊 (見習記者 鐘展鋒) "陳友慷按法院判決賠償!!!"連個"請"字也沒有,三個感嘆號的祈使句成台北港式飲茶了第三十六屆養豬產業博覽會上的別樣聲音。
  12月18日固態硬碟上午,南方農村報記者在博覽會中發現,英德市養殖戶方崇義發動自己的行業朋友,在博覽會的大門口舉出兩個木牌維權,要求時任廣州市廣吉康飼料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陳友慷,按照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執行賠償。
  木牌上的紅色字體赫然入目:"陳友慷按法院判決賠償!!!"新牧網記者在現場看到,另有方崇義的朋友主動向前來觀展的同行派發資料並尋求關註,資料包括《清遠中院判飼料廠賠養戶91萬元》的新聞複印件,以及由英德市養豬協會提供的證明文件。
  現場收到資料後,新牧網記者前去追問方崇義為何以這種激烈的方式抗議。方崇義表示,希望得到更多同行的關註和支持,一方面給當事人陳友慷造成輿論壓力,另一方面也希望同行能夠引以為鑒。據瞭解,除了舉木牌發資料將糾紛事由廣而告之同行以外,此次博覽會上,方崇義還主動向行業各媒體爆料此事,以期尋得更多關註和幫助。
  陳友慷在接受南方農村報新牧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我也很冤,這個問題不好說,一時半會也說不清。"對於糾紛的具體緣由以及博覽會上方崇義的行為,陳友慷不願多說也不作評論。
  廣州某飼料公司的銷售總監表示,飼料廠與養殖戶的類似糾紛很常見,但是鬧到如此地步的不多。
  新聞回顧:

  清遠中院判飼料廠賠養戶91萬元
  近日,英德養殖戶方崇義拿到了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法院終審裁定,廣州市廣吉康飼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吉康公司)生產的飼料導致方崇義的豬群黴菌毒素中毒,應賠償方崇義損失914203.965元。至此,雙方長達兩年的糾紛暫告一段落。
  雙方分別起訴
  方崇義是英德橫石水鎮養殖大戶,其養殖場近1000畝。方崇義稱,2010年1月-6月25日,他均使用廣吉康公司生產的飼料喂養豬群。2010年6月10日起,他的豬場陸續出現豬群拉稀、肉豬採食量下降、母豬陰門紅腫、種母豬無乳致乳豬死亡等癥狀。2010年6月16日,橫石水獸醫站獸醫診斷為黴菌毒素中毒,建議換飼料。飼料廠派出技術人員李瑞檢驗飼料,證實飼料確有問題。6月25日,他停止購買廣吉康飼料。隨後,廣吉康公司派人到他的豬場將剩餘的120包飼料全部拉走,並帶來了治療黴菌毒素的產品“抗病度007”。雖然採取了換料、治療等措施,截止2010年12月,他的豬場依然損失巨大,淘汰79頭母豬,淘汰公豬3頭,流產43胎,肉豬死亡568頭,900頭肉豬推遲出欄50天,損失超過119萬元。他停止支付30餘萬飼料款。雙方的糾紛從此開始。
  雙方都選擇了在自己公司所在地起訴。
  2011年5月,廣吉康公司在公司所在的白雲區起訴方崇義,索賠32萬飼料款。廣吉康公司法人代表陳友康曾在接受南方農村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方崇義是為了賴帳,才拿黴菌毒素說事。
  2011年7月,方崇義則向英德市人民法院遞交起訴書,狀告廣吉康公司的飼料質量嚴重有問題造成119萬餘元損失。
  南方農村報記者瞭解到,廣吉康公司在廣州的一審獲得勝利(終審結果還未下)。
  2011年12月,根據英德橫石水獸醫站、翁源瓮城獸醫站、英德市畜牧水產局、廣吉康公司前員工等提供的證據,英德市人民法院判養殖戶方崇義獲勝。
  在方崇義獲得英德初審的勝訴後,廣吉康公司代表沒有出席清遠中院的二審。記者在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上看到,法庭曾多次向廣吉康公司提供的地址以快遞的方式遞交傳票等法律文書,被郵政部門以用戶拒收、收件人搬遷等原因退回。據此,清遠中院依法終審裁定,維持英德法院的初審,方崇義豬場的豬群黴菌毒素中毒由該公司的問題飼料造成,應賠償損失914203.965元。
  飼料廠前員工為養戶作證
  值得註意的是,廣吉康公司原技術部經理李瑞和原生產部經理熊玉兵均出面為方崇義提供了有利的證據,他們的證詞稱廣吉康飼料生產過程存在瑕疵,且確實有質量問題。他們的證詞得到了英德市人民法院、清遠中院的認可。儘管這兩位員工都已經離開了廣吉康公司,但前員工出面證實飼料確實有問題,在飼料行業的糾紛中比較罕見。
  2011年5月,在廣州白雲區某法院的一次開庭中,南方農村報記者旁聽了會議,並見到了廣吉康公司前生產部經理熊玉兵本人。他一個勁抽煙,精神狀態相當不好,不過他還是證實,飼料的玉米等主要原料由廣吉康公司提供(該公司否認),該公司的倉庫年久失修,在六月雨季漏雨,故原材料有淋濕現象和水浸現象。
  廣吉康公司不認可這兩位前員工的證詞,該公司負責人曾對南方農村報記者稱,他們與有公司有一定矛盾。
  南方農村報記者瞭解到,這一案件金額巨大,在業內已有較大影響,不少人都在談論這一案件。雙方的較量持續了很長時間。2011年年底,陳友康的廣吉康公司更是從廣州市白雲區搬遷到了深圳某知名飼料集團內。
  據瞭解,方崇義與陳友康都是在廣東打拼的四川老鄉,有不少共同的熟人甚至朋友。曾有許多知名行業人士試圖讓兩方和解,但都沒有成功。方崇義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案件發展到現在,已經很難就此罷手。就算廣州中院判他敗訴,兩地的判決金額也還有數十萬元的差額。他準備下周就提請法院強制執行。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宅修

lt47ltym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